忘记密码?

列表页广告

大湾区新闻 新闻 > 大湾区新闻>正文

毕节小“候鸟”来深圳过暑假,辗转5趟车终跟父母团聚

新闻来源:南方网08月10日14:48 点击量: 字号: TT

关键词:深圳,暑假,团聚,辗转

摘要:贵州毕节的一个小山村,艺豪和两个堂哥由太公照顾,那里到深圳,是一趟需要辗转数次的路程,这是他第二次暑假来深圳和爸妈团聚。

  “爸爸!”8月3日晚上9点10分,在深圳龙岗汽车客运总站,黄艺豪见到了在深圳打工的爸爸黄小果,才稍微露出了点笑容。为了这一刻,他和叔叔黄则3日早上6点便从老家启程,辗转了5趟车,才抵达深圳,在途中还曾吐了好几次。

  他们的老家,在贵州毕节的一个小山村,从那到深圳,是一趟需要辗转数次的路程。平日里,艺豪和两个堂哥由太公照顾,这是他第二次暑假来深圳和爸妈团聚。“我爸会开车来接我!”路途虽遥远奔波,但艺豪觉得能坐上爸爸的车,是这个暑假最开心的事情。

  8月,天气炎热,贵州织金县以那镇沙田村,地处山区,尽管正午的太阳挂得很高,但这里还带着爽爽凉意。从沙田村下车,再走20分钟的乡路,就到潘后寨了,乡路虽然做了硬体化路面,但因为坡度太陡,只有越野车或摩托车敢走,村民们大多选择步行。

  绕过一片玉米地,在半山坡上,便是村民黄德忠祖孙四代的家。黄德忠今年73岁,带着四个孩子留守在家。黄则今年17岁,在几个孩子中年纪最大,是黄德忠的孙子,黄艺豪、黄书航、黄昌龙是黄德忠的曾孙,分别上小学一、二、四年级。

  放了暑假,虽然几个孩子凑在一起,但暑假生活却懒散而单调。早上起床,黄艺豪兄弟几个胡乱洗了把脸,就跑到后屋按开电视,看了几个小时后,黄艺豪想起暑假作业还没写,拎来了作业本,倚在门框上,但很快又被电视里的动画片吸引了。黄则年纪大些,已经不喜欢跟几个“小豆子”混在一起玩,他更青睐手机里的几款游戏。

  “管不了他们,干完农活,再顾着他们吃饭就够忙的了。”中午,黄德忠刚晒完豆子,躺在床上睡着了,醒来一抬眼,发现已经两点半,孩子们的中午饭忘了做,他赶紧起来,煮了豆角,用煤炉蒸了木桶饭。

  热乎的饭端上桌,孩子们却不买账。黄艺豪躲到其他房间,跟家里的大黑狗玩了起来,黄书航和黄昌龙只顾盯着电视,黄德忠喊了他们几声没人应,干脆放弃了。只有黄则坐到桌边,就着豆角蘸辣子吃了一碗饭,“太公做的菜不好吃!”黄艺豪瞥了一眼桌上唯一的菜——清水豆角,偷偷告诉记者。

  几天前,黄德忠接到孙子黄小果的电话,说想让儿子黄艺豪到深圳过暑假。黄德忠寻思,这也是个办法,在父母身边,毕竟对孩子管教也好。但黄艺豪太小,家人商量决定,让他跟叔叔黄则一起去。

  小孩第二天要出远门,黄德忠一家下午便开始忙活起来。黄德忠拿出过年晒的腊肉,在煤炉上烧得噼啪作响,黄书航和黄昌龙两兄弟负责打水,洗去腊肉上的焦黑;黄则带着黄艺豪到镇上买了哥哥喜欢吃的豆干,家人的问候变成特产,一件一件被装进黄则出行的背包里,两人也即将踏上“候鸟”旅途。

  旅途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,从老家贵州毕节织金县以那镇沙田村到深圳龙岗,艺豪和叔叔黄则一共转了5趟车。按照计划,他们要先坐面包车到镇上,从镇上坐大巴到贵阳金阳客运站,从客运站坐车到贵阳北高铁站,乘坐5个小时高铁后,再到广州中转坐大巴去深圳龙岗。

  3日早上6点,以那镇上下起了暴雨,原本6点半出门的计划,推迟到了7点。等到雨稍微小点,两人和太公撑伞走到村口,才坐上去镇里的面包车。他们要赶的是镇上去贵阳的大巴,最早的这班是7点40分,要是错过,就得等到9点,那肯定要误高铁了。

  一路上,黄则和艺豪话不多。因为没吃早饭,加上晕车,一上大巴的艺豪,开始有点不舒服,即便贴了晕车贴,也无济于事。黄则说,艺豪从小就晕车,坐高铁还好点,要是碰上坐大巴,“不管是吃药还是贴晕车贴都没什么用。”

  除了身体上的不适,去深圳的途中也是一波三折。10点20分左右,黄则和艺豪坐车到了高铁站,换票时发现忘了带身份证,没有太多出门经验的黄则,顿时手足无措,最后问了工作人员,才赶紧跑去临时身份证办理窗口补办证件,在列车检票还有5分钟关闭时,两人匆匆进入闸机口。

  10点50分,由深圳北开往广州南的高铁准时发车。正值暑假期间,车厢里到处是出行的家长和小孩,十分热闹,但艺豪却显得与这热闹场景格格不入。由于一直在赶路,黄则忘了提前准备车上的食物,两人只能吃太公给他们准备的蛋糕充饥,还没从转车奔波中缓过神来的艺豪,也吃不下太多东西,只能蹲在地上,身子趴在高铁座位上来缓解不适。

  下午3点40分,黄则和艺豪抵达广州南站,由于高铁票紧张,没买上直达深圳高铁的他们,只能在广州南再坐大巴去深圳龙岗。在拥挤的人潮中,黄则带着艺豪在售票窗口买上了5点20分出发的大巴。

  周五的下班高峰,广深路上十分拥堵。8点50分,大巴驶入龙岗汽车客运站,比预计晚了半个小时。经历一天的舟车劳顿,两人的身体到了承受的极限,艺豪在大巴上吐了几次,下车后蹲在了路肩上,等待父亲的到来。

  “我爸说开车来接我!”尽管旅途颠簸,艺豪眼睛还直直地盯着车流,捕捉父亲的身影。

  二十多分钟后,一辆国产的SUV停在了路边,一个穿着时髦的年轻人从车上走了下来,如果不是黄艺豪走上前,很难让人联想到,时髦的黄小果竟是孩子的父亲。

  “孩子妈妈上夜班,快下班了,等下回家里等小孩。”黄小果说,自己是90年的,和妻子已经来深圳打工将近7年,现在自己做电工学徒,有了一点经济基础,为了回老家方便,攒了几年钱,刚买了一辆车。之前也想过把孩子接过来,但是考虑到经济成本,和无人照看,先暂时放在老家,等条件再稳定一些了,再把儿子接过来。

  黄小果说,去年他接孩子来过,路费花销不少,今年唯品会公益助学有一个“毕节受助学子赴粤团聚”的项目,可以提供往返的车票费用,他便提出了申请。

  黄小果说,这几年不在孩子身边,对孩子亏欠不少。未来自己跟老婆定了一个三年的计划,想着三年攒攒钱回老家盖一个房子,在深圳再跟师傅多学几年技术,回老家开个小店,守在孩子身边。

  【记者】李业珅 曹嫒嫒

  【摄影】罗斌豪

  【统筹】谢苗枫

  【校对】冯志坚

  【来源】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+客户端

 

分享到:

上一篇: “刷脸”查案、微信庭审…广州市互联网法院要来了!

下一篇: 佛山82岁老人酒驾被查 系全国被查的最年长酒驾司机

列表页广告
侍卫长

版权所有 © 江门市广播电视台 | 新闻内容监督电话:0750-3658080

江门市广播电视台新闻爆料热线:13326800000 广告投放热线:0750-3078296

地址:广东省江门市发展大道178号新广电大楼(邮政编码:529000)

江门市广播电视台官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50-3078105 举报邮箱:jmxinmeiti@163.com

粤ICP备11033131号